1 Unstar Star 0 Fork 0

临高启明 / 数据库

Create your Gitee Account
Explore and code with more than 5 million developers,Free private repositories !:)
Sign up
This repository doesn't specify license. Without author's permission, this code is only for learning and cannot be used for other purposes.
Nothing here. spread retract

Clone or download
744251.md 8.70 KB
Copy Edit Web IDE Raw Blame History
哈陆lu authored 2020-08-14 20:18 . 重新初始化
aid: "9025"
zid: "744251"
title: "【同人】一个半大不小的元老的经历"
author: bart
date: 2018-03-21 18:06:33+07:00
lastmod: 2018-03-26 22:06:00+07:00

bart 于 2018-3-21 18:06:33 发表了:

尚羽静静地看着窗外,又到下课,归化民学生纷纷从教室里走了出来,一片美好的景象。尚羽叹口气,回头又看看教室,只有那么几个人,自己还都不太熟。没办法,这个年纪的元老真不多。

尚羽是小元老中为数不多的“没爹没娘”型,自己的便宜老爹刚带着自己加入五百废,D 日后很快就在外出时被土著干死了,成为头两个光荣牺牲的元老之一。对于自己父亲的去世,尚羽很难过,但却并不怀念他。父亲生前脾气暴躁,控制欲强,自己本就不堪其扰。

更让他担忧的是学习和政治,来临高有几个年头了,元老院内部的政治局势他只有旁观。从共同纲领到常师德到宅党等等一系列事件他是看的饶有兴致。还有钱家那一次的意外,尚羽倒是没有去,他当时还在大图书馆啃自己带来的历史书,谁知出了这种事。


bart 于 2018-3-21 18:07:01 发表了:

原发在贴吧,亲自转


bart 于 2018-3-21 18:08:24 发表了:

尚羽一度有些担心自己的安全,不过还好,侦探小说没有太过荼毒他的思想。当然,实际上是因为学习的问题。

“上课了。”匆匆的脚步声打断了尚羽的思绪,他回头一看,是杜雯元老。她几乎一周五天里四天的政治课都会由她来志愿教授。尚羽很明白这是为了什么:接班人。

说实在的,他挺同情杜阿姨的。也很敬佩她的那股劲。但对于马格斯的思想,他也仅仅是比较感兴趣。政治这种东西,换什么意识形态,总归是领导人付钱给支持者,清洗掉反对者。

“同学们,今天我们来讲一讲《共同纲领》。”杜雯极有耐心地发完材料,在黑板上写上几个字,“共同纲领是元老院的宪制性文件,它是元老院民主的体现……”

尚羽打了个哈欠,有点无聊。

“尚羽,你来说说,共同纲领的意义是什么?”杜雯点到了他,吓得他一激灵。


bart 于 2018-3-21 19:07:54 发表了:

原链接http://tieba.baidu.com/p/5601351265?share=9105&fr=share&see_lz=0&sfc=copy&client_type=2&client_version=9.3.8.2&st=1521630464&unique=CEEC5DCA00C879F4BA800726411CAA1D


bart 于 2018-3-21 19:09:12 发表了:

“啊,啊,是元老式民主的进步。”尚羽结结巴巴地回答。

杜雯叹一口气,继续讲了下去。她一直比较喜欢尚羽这孩子,可是他似乎对马格斯根本没有太大兴趣。还是要想办法多教教他。杜雯这么想。

终于下课了,尚羽把书包理好,和几个同学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走出校门。胡青白规定了,即使是元老,也要走出校外再上接送车。

尚羽坐上车,望着窗外的风景。按理说,他这样的元老不该走读,不过在他的强烈要求下,胡青白还是批了。主要是尚羽实在是不想住宿舍。个人隐私啊!

车子到了,尚羽下了车。他现在自己有一幢住宅,是当时分配的。为了安全,特地调了两个警卫员。尽管胡青白也想让尚羽和某个成年元老一起住,但是尚羽怎么可能会答应?那时隐私都算小事,菊花保不保都是个未知数啊!


琼府县办刘主任 于 2018-3-21 19:13:14 发表了:

为何是便宜老爹······这不是一般用来形容魂穿后肉身的原家庭么···你是要说主角是个魂穿?


bart 于 2018-3-21 19:52:05 发表了:

琼府县办刘主任 发表于 2018-3-21 19:13

为何是便宜老爹······这不是一般用来形容魂穿后肉身的原家庭么···你是要说主角是个魂穿? ...

不是啊,单纯就是吐槽。我还真不知道有这层意思。。。


bart 于 2018-3-21 19:53:41 发表了:

“尚元老,您回来啦!”门口的门卫笑着说。

“张叔,别叫我元老了,我比您小。叫我小尚就行。”尚羽心中忍不住有点得意,但还是按捺下去,无奈的说。

开门进家,尚羽将包放在沙发上,随后进厨房煮了点面条便开吃了。略有点重的碱味让他皱了皱眉,心道下次有机会找吴叔叔提个醒。

吃完面条,尚羽拿出作业。今天的作业比较普通的已经做完,但最让他头痛的是督公和女王的作业。

督公的作业还是关于历史的,上一回关于冷战对阿拉伯世界的影响的作业把他简直头疼死了。亏得张叔叔和于叔叔帮了忙,否则就要“挂科”了。

这回的作业也不简单,是关于对英国资产阶级革命的分析。尚羽翻了翻,手头的资料似乎不是很够。他拿起身边的电话,打了出去:“喂?对,朵朵,是我,想问你个事,有关于英国资产阶级革命的资料吗?啊?哦,对对对,差点忘了。那你知道谁有吗?啊?不会吧!唉,还开着门吗?好好,那就好。嗯,挂了啊,拜拜!”尚羽放下听筒,心中有些失望。看来必须得去大图书馆了。他整理了一下书包,带上早没了信号的手机,还有一把防身手枪,是蒸包局配发的,随即离开了家。


bart 于 2018-3-23 19:58:50 发表了:

这是晚上 7:24 分。

与此同时,在这不远处,一名形迹可疑的男子躲在灌木丛中,窥视着。他叫陆五,曾经是一个江湖人士,在广州受关帝庙的庇护,是广州的一霸。

然而好日子不长,澳洲人来了。关帝庙树倒猢狲散,墙倒众人推。他也随着高团头讨到梧州,投奔了熊文灿。熊文灿靠着苟二的帮助,对澳洲人的了解越发深入,开始密谋反攻。在这之前,他们准备在临高进行破坏行动,让澳洲人来个自顾不暇,然后里应外合,剿灭髡贼。


bart 于 2018-3-24 11:13:18 发表了:

经过一段时间的蹲点,他看上了这个小髡贼。平日独居,简直就是完美。不过那两个家丁倒是很麻烦。

陆五看着尚羽和两个警卫员出发,心中有些沮丧。本来想好趁夜深人静之时摸进去杀他个措手不及,谁料这小髡贼天黑了还出去,真是麻烦。他悄悄跟在后面,一路尾随。

陆五混入临高也是费了一番功夫,改头换面且不说,还特地和渔民一起去混了一个月,装作渔民进入了临高港。那次检疫还让他记忆犹新:几个白袍髡贼把自己脱光,在自己身上摸来摸去,简直让他以为对方要女干了自己。一念至此,恨意更深,继续跟了上去。


bart 于 2018-3-24 11:13:45 发表了:

“也不知道苟义士的壮举成了没有。”陆五想起当时苟二对自己说的计划:陆五进临高,绑架小元老;苟二则联络瑶民,绑架髡贼的主任。届时南北双票,髡贼的崩溃,不就指日可待了吗?到那时,自己肯定能被嘉奖,没准甚至可以捞个官当当。

几个念头的时间,尚羽已经到了大图书馆门口。尚羽出示了证件就进去了,两名警卫员在外面等待——归化民干部一般不准进入大图书馆。

“于叔叔好!”“啊,是小尚啊!这么晚了,还来图书馆?”“唉,没办法,有个历史作业,要到 deadline 了。”尚羽一脸无辜。

于馆长笑了起来,把手放在尚羽肩上:“正好,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哟,这不是圈儿吗?”尚羽惊讶地叫出声。面前的头发凌乱的男孩满脸黑线:“别叫我一圈。。。”

老刘,全名刘逸轩,因为尾字和“一圈”谐音,所以班上的同学们都喜欢开玩笑的叫他“一圈”,搞得他不堪其扰。这个常年冷漠脸的男孩因此成了班上焦点,搞得他自己相当无奈。

“好啦好啦,不笑你了。”尚羽拉开椅子坐下,随即有将半个身子伸出,“你作业坐了吗?”

“唉,别提了,我上回就分配到南非。这回,干脆是东南非洲的政治制度!”刘逸轩苦着脸道。


bart 于 2018-3-24 11:30:10 发表了:

本人萌新,文笔不好,望各位见谅


波斯尼亚的夜 于 2018-3-25 15:23:36 发表了:

怎么感觉有点像刚解放时候的敌特分子


ghaai 于 2018-3-26 11:16:32 发表了:

下面的呢?


bart 于 2018-3-26 22:06:09 发表了:

【同人】一个半大不小的元老的经历 http://bbs.northdy.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744847


Comment ( 0 )

Sign in for post a comment

1
https://gitee.com/lgqm/sjk.git
git@gitee.com:lgqm/sjk.git
lgqm
sjk
数据库
main

Search

132457 8cb2edc1 1899542 131848 70c8d3a4 1899542